山东永乐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531-85927238

全国咨询热线



山东永乐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人:刘先生

电话:0531-85927238

传真:0531-85748658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文化东路丰产支路16号中建大厦14层 


产业研究

201804:国外主要国家服务业价格指数编制方法与

更新时间:2020-09-15 13:32 点击数:


  内容摘要:随着我国国民经济中服务业份额不断提高,加快服务业生产者价格指数研究和编制工作的需求日益迫切。目前,国外主要国家和一些国际组织在服务业生产者价格指数编制方面已经进行了长期、系统的研究,在定价方法、编制原则等重要问题上也取得一些共识。本文介绍了国外主要国家和组织服务业生产者价格指数编制的理论、主要国家的实践以及对我国的几点。

  随着我国国民经济中服务业份额不断提高,加快服务业生产者价格指数(Service Producer Price Indices,缩写为SPPI)研究和编制工作的需求日益迫切。目前,国外主要国家和组织在SPPI调查方面已经进行了长期、系统的研究,在定价方法、编制原则等重要问题上也取得一些共识。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奥地利、西班牙、、、、、日本和韩国等发达国家都编制、发布了主要行业的SPPI,发展中国家如马来西亚、印度和越南等,也编制了部分行业的SPPI。这些国家的研究和实践为我国编制SPPI提供了参考和借鉴。

  一是作为度量服务业生产者价格变动的指标,一定程度上也是度量通货膨胀水平的指标;二是对于服务业产出的名义价值,提供一个适用的价格缩减指标,以核算其实际产出。

  服务业生产者价格是服务业生产者提供的每单位服务所获得的收入。但服务业生产者支付的税费,包括、交通运输费以及其他基于产品的税费,应该从价格中剔除;而服务业生产者获得的各种补贴应该包含在价格中。

  SPPI应覆盖国内生产者提供给所有用户的服务,包括中间投入、国内最终消费以及出口。根据消费目的不同,SPPI的调查口径可以细分为三类:提供给企业的服务、提供给居民的服务以及出口的服务。在编制SPPI时,还可基于产品与行业分类分别编制。

  服务业包括经济体中生产和消费的各种服务子类,这些服务均可编制价格指数,相关价格指数的服务覆盖范围如表1所示。

  国外专家通常:服务业生产者价格调查宜采用月度调查方式采集数据,按季度编制价格指数。少数几个国家每月编制一次。

  近几年,国外主要国家和组织在SPPI理论上有一个突出变化,就是扩展编制范围。即原来强调应主要编制企业对企业服务的SPPI,而目前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欧盟统计局(Eurostat)已经明确提出,SPPI应将编制范围扩展到企业对所有类型客户提供的服务,而不仅仅只是企业对企业客户提供的服务。

  大多数编制SPPI的工作方案注重评估调查对象的负担,强调应综合运用现代通信技术,采用抽样调查、重点调查、典型调查等方法,不断提查效率。

  目前,SPPI理论仍在不断发展,研究领域持续拓宽。尤其对于一些新兴的、细分的服务行业,比如健康服务,也在讨论如何编制较高质量的价格指数。

  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和日本等国的SPPI编制工作起步较早,从发展历程看,其SPPI体系都随着服务业的发展,经历了由小到大、分期分批逐步建立,分阶段不断夯实的过程。

  例如,美国自1991年开始编制海运货物装卸SPPI,1995年开始编制固定电话通信SPPI,1996年开始编制房地产经纪SPPI,1997年开始分别对居家保健、法律、工程设计与咨询、建筑设计与咨询等服务行业编制SPPI,1998年开始编制财产和意外保险SPPI,1999年开始编制无线通信SPPI,2002年开始编制数据处理SPPI,2003年开始编制投资咨询SPPI,2004年开始编制健康和医疗保险SPPI,2005年开始分别对商品批发、商业银行和储蓄机构、安保等服务行业编制SPPI,2007年开始分别对管理咨询、计算机培训等服务行业编制SPPI,2010年开始编制互联网出版和检索服务SPPI。

  又如,1970年开始编制远洋货物运输SPPI,2008年开始编制情报服务SPPI,法国2006年开始采集专家与科技服务价格数据。

  由于国外主要国家价格调查工作所面临的社会不同,管理体制有所差异,其SPPI的编制范围一方面持续扩展,但另一方面间差异仍然较大。

  如表2所示,从美、英、日三国SPPI编制情况看,目前服务业门类覆盖范围最广的是美国(92.3%),最低的是日本(18.4%);服务业小类覆盖范围最广的是美国(26.2%),最低的是英国(13.6%)。

  应该指出的是,在编制SPPI时,每一门类下的全部小类中实际已编制价格指数的数量并不多,小类覆盖范围往往很低。如美国教育服务门类SPPI,仅对计算机培训服务这一个小类编制价格指数。这是因为美国教育服务门类中,除计算机培训外,主要是公办教育和其他形式的教育活动,公办教育主要由负责经费支出,不存在市场价格,故不宜编制SPPI。

  国外主要国家的数据来源包括调查数据、非传统数据、其他机构已有价格指数等。如英国使用第三方机构数据编制的SPPI有7类:汽车修理、污水处理、商业铁、房地产、银行服务、商业通讯、国家邮政。又如匈牙利在编制电信价格指数时,将企业对居民提供的电信服务价格指数,即CPI中的电信价格指数,通过加权整合到电信价格指数中。

  数据主要通过发放与回收调卷(表)的方式采集。调卷(表)以、电邮或传真方式发给被选中的机构单位;被选中机构单位的数据先经上述方式采集,如有必要,以电话或面谈方式催报或核实。

  重视分层抽样调查、重点调查、典型调查方法的应用,同时也积极应用非传统数据[1]。美国编制了83个小类行业SPPI,均采用抽样调查方法。英国SPPI的总样本量约为2200个,编制了43个小类行业,其中37个小类使用传统调查方法[1],占86.0%。银行服务、国家邮政等少数行业数据来自第三方机构。日本SPPI的总样本量约为3500个,编制了30个小类行业,大部分采用抽样调查方法。海上货物运输和土木建筑服务等少数行业的数据来自其他机构调查和外部数据库。

  美国为调查月后2周左右发布,英国为调查季度后50天发布。日本发布快报值和报告值两种数据,快报值于调查月后第18个工作日发布,报告值由快报值修订而成,于调查月后第二个月的第18个工作日发布。

  由于国情不同,组织、实施SPPI调查工作的机构不同。美国、英国、日本分别由美国劳工统计局、英国国家统计局和日本央行组织实施。

  目前,国外主要国家SPPI调查工作的重点围绕两方面进行:一是扩展SPPI编制范围和数量,二是不断提高数据质量。

  在范围和数量上,根据重要性和可行性兼顾原则,不断推进服务业价格调查工作,积极完善SPPI体系,编制范围逐渐增加,每一具体门类下编制指数的基本分类数量也有增加趋势。

  在数据质量上,强调从调查全过程来控制和提升数据质量。不断提查方案设计、指数编制、数据发布等工作环节的透明度和可验证性,提高发布频率(部分国家为月报,个别国家在正式指数结果出来之前,提供快报值),提供文字、图表、数据库等多种表现形式的指数产品,不断提高为社会服务的水平。

  编制SPPI是国外价格调查专家的难度较高的工作。难点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难以准确界定服务的内涵和外延。服务一般具有独特性,通常情况下,每次服务都与先前的服务有所不同,或者每次服务时都可能针对客户的不同而调整服务内容以及提出附加条件。服务的内涵和外延难以界定,服务价格也就难以准确地衡量。二是服务业价格调查工作投入较高。一些服务行业价格调查难以完全采用传统调查方法进行,需要与其他机构合作或采用创新的方法采集价格,这使得调查费用投入较高。

  早在几十年前,国外主要国家的服务业即已成为国民经济第一大产业,SPPI体系比较完备的几个国家,其服务业产出一般占国民经济总量的70%~80%,份额已相对稳定,服务业发展速度进入平缓期,服务业各门类的业态形式较为稳定,服务业生产者价格调查中的基本分类和代表规格品便于确定。

  而在我国,服务业超过第一、第二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第一大产业是在2012年。服务业中各门类均处于快速发展进程中,其服务内容、服务形式也在迅速变化,新业态不断出现。这种情况下,若快速拓展SPPI的调查范围,有诸多不确定因素,数据质量方面也容易出现问题。

  遵循统筹设计、梯次推进、连横合纵、大数支撑的原则,按照由简而繁、先易后难的工作思,可优先对国民经济中份额较大、业态形式较为稳定的行业编制SPPI,目前应重点编制好交通运输和邮政业价格指数。这是因为,一是交通运输业在国民经济总量中份额较大,与经济体各行业运行状况关系密切,交通运输业价格指数是全球经济学界的宏观经济先行指标,对宏观经济运行状况具有较高的指标性意义。如英国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The Baltic Exchange)编制的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BDI)就是一个备受关注的世界宏观经济先行指标。二是交通运输业态相对稳定,我国从20世纪90年代即已开始进行该行业价格统计调查的试点与探索工作。此外,通过重点调查和典型调查,选择一些重要的节点城市和重要港口开展调查,也容易取得较好的。

  随着我国服务业快速发展,为更好地满足社会对SPPI的需求,提供反映服务业变化,反映国家产业转型升级状况的价格数据,今后应进一步加快SPPI编制工作。

  价格调查工作科学性、复杂性、实践性都很突出,SPPI调查尤其具有国际同行的复杂性和高成本特点。从国际同行的经验和我国实践看,必须综合应用抽样调查、重点调查、典型调查等多种方式,同时积极采集非传统数据;组织调查工作时,应根据服务业中各门类的实际情况,因地制宜,灵活处理。

  非传统数据可作为调查数据的有益补充,但非传统数据的科学性和准确性,还有待通过技术进步不断检验和提升。

  目前,在全球SPPI调查领域,沃尔堡小组、小组、CPI小组三个国际性专家组织,一直致力于提升SPPI调查方法的科学性、可比性。SPPI调查属新兴的价格统计工作领域,应加强国际交流,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等多种形式,积极借鉴国际先进经验,不断推进我国服务业价格统计调查工作,更好地为社会服务。

  [1]国际劳工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生产者价格指数手册——理论与实践[M].刘建伟,译. 2004.

上一篇:作为逻辑学家的康德

下一篇:没有了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文化东路丰产支路16号中建大厦14层   电话:0531-85927238  传真:0531-85748658

   ICP备案编号:闽ICP备17021752号-1  网站地图